大众麻将猎杀规则|手机大众麻将下载
產業
首頁  >  產業  >  產業要聞

專賣店大批撤出、深陷裁員怪圈的魅族能通過5G翻身嗎

2019-07-30  來源:成都商報  作者:王田

小吳被裁了,裁員過后,他所在的省份只剩一兩個魅族員工。魅族近幾年形勢下滑,這是他和同事早就預料到的結果。

7月18日,魅族科技高級副總裁李楠對外宣布離職,引發外界熱議。而這只是此次魅族離職潮的一波高潮。多位魅族員工告知紅星新聞,今年6月開始魅族正在進行新一輪裁員,其中營銷線下是重災區。這與此前李楠負責的市場營銷業務也恰好對應。

事實上,裁員已經成為魅族近幾年的“常規動作”。據公開消息顯示,2016年魅族裁員5%,2017年再次裁員10%,超1000人離職;2018年魅族裁員25%……據魅族內部人士透露,今年這一比例超過30%,最后留下的大概千人左右。

還有魅族內部人士向紅星新聞記者如此表達:公司現在確實很困難。如今5G來臨,魅族能否把握住機會逆風翻盤,還是個未知數。

今年魅族在珠海開的FUUN店

  今年魅族在珠海開的FUUN店

連續數年裁員

魅族知名工程師洪漢生也離職了

沒有通知、沒有文件,各個部門約談之后走人。這是小吳和同事們意料之中的離職步驟。“這幾年魅族銷量一直下滑,沒有利潤支撐,養不了人。”小吳很坦然。

在這里工作四年,小吳見慣了同事們的來來走走。“我到魅族的時候是3900號人,現在1500不到。”特別是近幾年,小吳認為裁員已是“常態”:每年裁兩次,上半年、下半年各一次。小吳還透露,此次裁員預計到8月底結束,然后年底繼續。

魅族每年裁員情況在圈內也不是秘密。除了常見報端外,一些知名數碼博主也經常公布他們了解到的“小道消息”。7月底,就有數碼博主爆料:魅族還在裁員,洪漢生也離職去別廠了。

洪漢生是魅族工程師,微博名為“講真話的洪漢生”,因其風趣幽默,樂于解答關于魅族手機的疑問,還經常分享研發背后的故事,被網友們所喜愛。除一些高管外,他也算知名度較高的魅族員工。

多名魅族員工向記者證實了洪漢生的離職,“釘釘里已經沒他名字了。”在很多網友看來,這似乎是魅族人才加速流失的又一例證。不過小吳向記者表述,此次裁員對于研發部門來說相對好些,營銷線下才是“重災區”。

前魅族文創總監回應洪漢生離職一事

  前魅族文創總監回應洪漢生離職一事

“人多的時候,我手下30多個人。”離職前小吳是省區基層領導,各省都包括市場、渠道、零售、活動、培訓等多個崗位,但這次裁員后,他透露各省只留一兩人,省區經理和渠道經理都被裁掉,有的省份已經是“空城”,如西北、西南地區,這些就靠相鄰城市的人代管。

這股裁員潮也不可避免的波及到魅族線下門店。但與華為、小米等品牌不同的是,魅族門店并非“直營”,而是統一采取“授權”形式,代理商掏錢即可開店,為“授權專賣店”。

魅族前員工陳風也向紅星新聞記者透露,此前一個省的線下門店至少有上百家,“2016年最高峰的時候魅族有2700家專賣店,也是比較強勢的,那時我們都把華為當競爭對手,對OV也是不屑的。”陳風說,但急劇下滑后,目前一個省都是只剩五六家專賣店。

在網上搜索,北京地區魅族授權專賣店只剩7家。其中一家的店員告訴紅星新聞,3年前北京擁有60多家魅族店,但現在只剩零星幾家。“賣魅族不賺錢,我們店現在每月都會虧上萬。”該店員說,頭兩年也是線下撤店最迅猛的時候,有些實在扛不動的代理商索性就關店不賣了。

盡管店面情況與魅族裁員并無直接聯系,但魅族員工的縮減使這些店面也受些許影響。“負責我們店的督導就是這批離職的,現在我們還不知道誰來負責我們店。”該店員說。

2018年中國智能手機,魅族只占1%市場份額

  2018年中國智能手機,魅族只占1%市場份額

陷虧損質疑

創始人曾公開回應“不斷虧錢的就是費財”

上周,魅族科技創始人、魅族集團董事長兼CEO黃章又活躍于魅族社區,并表示“前幾年魅族粗獷發展用虧損換規模,當資本潮退去,魅族包括我在內的經營委員會不得不改變公司的策略。在改變過程中免不了失速和損失,當然也包括啟用一些更年輕更有具有stay hungry stay foolish的骨干。”

這再次引發外界對“魅族虧損”的質疑。2016年時,據多家媒體報道,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,一年半的時間魅族虧損13億。時任副總裁的李楠也曾正面做出回應,表示大量資金被用于研發、渠道建設和售后服務。

另一方面,魅族的融資也并不那么“順暢”,2015年,魅族獲得阿里巴巴集團領投的6.5億美元融資;次年又得到2億人民幣戰略投資,但此后3年沒有新的融資記錄。最近一次則是今年5月,珠海國資體系投資基金——珠海虹華新動能股權投資基金(有限合伙)正式投資魅族,持股2.09%。

在外界熱議李楠出走一事時,黃章也在魅族社區做公開回應:對公司來說能掙錢的就是人才,不斷虧錢的就是費財。

但在小吳和陳風看來,李楠主管的魅藍才是此前魅族為數不多盈利的業務之一。據公開數據顯示,魅族手機銷量在2016年達到了2200萬臺的巔峰期,即便2017年銷量有所回落,也維持在了2000萬臺的水平。“這2000萬中有將近1500萬臺是魅藍。”小吳說,魅藍雖然利潤不高,但銷量一直很好,為魅族也帶來了可觀的營收。陳風也表示,后期魅藍研發成本較低,所以并不虧錢,只是盈利較少。

2018年,黃章砍掉魅藍產品線,并表示“未來我只出兩個系列手機品牌:魅族旗艦系列和國民手機系列。”但在魅族內部,很多員工對砍掉魅藍持反對態度,有員工表示如果放棄低端品牌只做高端,那么在短期內是無法實現快速獲利的。

砍掉魅藍后,魅族的銷量也出現明顯下滑。據賽諾數據顯示,2018年魅族手機全年手機銷量948萬部,同比下滑46%,位居我國市場第七名。然而,第六名的小米銷量達到4796萬部,華為榮耀更是達到了1.19億部,這僅僅是中國市場的銷量。

中國手機市場已成白熱化,根據IDC公布的2018年中國手機市場出貨量數據,排在前五位的分別是華為、OPPO、vivo、小米和蘋果,“華米OV”占據國內近80%的市場份額,魅族卻只占1%。“大環境確實不太好,公司現在也確實困難。”魅族內部員工透露。

▲魅族創始人黃章在社區回應李楠出走一事

  ▲魅族創始人黃章在社區回應李楠出走一事

錯過多次機會

魅族能否利用5G翻身?

無論是融資進展或是產品,魅族在過去一年均有過“機會”。

去年底,有傳聞“阿里欲再投魅族”,與此同時黃章也確實對外表示“軟件方面魅族未來會充分和阿里的資源以及生態相結合做好做強。”但融資卻始終未有進展,直到5月迎來國資入局。陳風告訴紅星新聞,去年底阿里有意愿投資魅族,這是內部都知道的事,所以當時黃章也表態會加大阿里生態的合作,但沒成的很大部分原因還是控制權問題。

產品方面,魅族本也有可能打個漂亮翻身仗。去年,最炙手可熱的兩款驍龍845手機就是小米8和魅族16,其中魅族16更是因受廣大好評而大幅斷貨。“因為出現了預判失誤。”小吳說,在上市之前,內部擔心魅族16會出現像Pro7一樣的庫存積壓,就沒敢大量下單定制,“結果沒想到上市之后口碑很好,又臨時加訂單,但耽誤了時機。”等到大量上市時,熱度過去了,魅族16又出現了庫存積壓。

陳風認為,魅族手機的落敗并非主要因為質量,卻經常因為各種原因延誤商機。“早在16年8月,魅族2016已經有工程機了,正面是現在魅族16的設計,背面是一個圓形的副屏,但是沒有上市,那年要是上市了,魅族也就成了。”魅族16在2016年發布,有副屏及三星處理器,“你想那有多牛。”陳風說,但也因為跟三星S8太過相像,就錯過了當年上市。

魅藍也是許多員工心中過不去的遺憾。今年6月,魅族旗下“FUUN潮流店”在珠海開業,消失許久的李楠還曾到店內親自體驗。據陳風透露,潮流店的設想最初在2017年初時由李楠提出,卻在2年之后落地。

“之前本來魅藍要獨立出來,單獨做線下自有體驗館,”陳風說,當時李楠的思路是,不做傳統手機專賣店,要做3C品類的無印良品。“當時魅藍‘青年良品’的品牌形象已成,年輕客群也有,本是水到渠成的事。結果被斃掉了。”如今提起,陳風還是很惋惜。

2017年9月,李楠接受媒體采訪時就曾表態:魅藍要線下開店做成潮牌。并表示魅藍不會像小米生態鏈那樣進行投資,然后開小米之家,而是要做小米之家的原版,也就是Opening Ceremony的潮牌店模式。

陳風表示,李楠是想做魅藍自有品牌的生態產品,比如手環、耳機及其他周邊,偏3C潮流數碼,這種模式能夠讓魅族線下門店生存,比小米之家更多趣味性及包容性。“李楠甚至都已經開始溝通代理商找店面了。”但最終這一切沒有成型。

不過,盡管錯失很多,魅族依舊想把握即將到來的5G趨勢。7月17日魅族科技官微表示,魅族正式成為三大運營商5G戰略合作伙伴。黃章也公開提到過,明年會推出5G手機,并表示“不急,我認為后年的5G手機對消費者來說才算基本成熟。”

小吳卻為魅族即將在5G的表現“捏把汗”,他認為5G幾乎是目前魅族能把握的唯一稻草。“但光有5G產品也不行,還要看那時市場反應。現在市場格局已經定型,國內就是華為榮耀ov的天下,除非別人犯錯誤,否則沒辦法改變。”

關于5G手機進展,魅族科技回復紅星新聞,目前魅族首款5G手機已順利進入信號調試階段,并將于Q4開始試產,并表示加大了對新一代蜂窩物聯網技術的研究投入,加強基于5G終端與創新應用的設計與驗證,進而推動IoT產業化的快速發展。

(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小吳、陳風均為化名)

關鍵詞:魅族 IoT 裁員

大众麻将猎杀规则 快乐12稳赚技巧 快乐赛 看今晚的特马多少号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走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助手 2019时时20分钟开奖 十天内3d开奖结果 快3官方网 上海时时开结果 白小姐码中特